当局者迷,过犹不及

【楚路】《只能是你》

一小段自己的脑补,江南的龙五写的真TM的慢,还老娘的楚子航来,我不要什么鹿芒!!!!!!

————————————————————————————————

“所以,他说他叫鹿芒?”路明非扭头看了后边一眼,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是。”诺诺点头,截住了路明非的话头,“你别和我说,我不认识楚子航是谁,对我而言,他是鹿芒还是楚子航或者是什么别的都没有意义。”

路明非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


是啊,对于别人来说,他们不认识楚子航,不知道楚子航是谁,他们不记得世界上有楚子航这么个人。

可自己记得。

记得那个人总是背着自己的长刀,村雨没坏之前总是放在网球带里;记得那双黄金瞳,无论什么时候都无法熄灭;记得在餐厅里想给自己讲道理让自己看开一些,最后却说出要陪自己去打断婚车车轴的人……

和他在过山车上差点死掉的是楚子航,和他在北京地铁站屠龙的是楚子航,和他在日本那场永不停歇的暴风雨中一起走过的是楚子航,和他在车上谈心的是楚子航……

那个人叫做楚子航,不叫什么鹿芒。


那个人的眼睛应该是一看就让人想要跪下的黄金瞳,不应该是浅褐色的眼睛;那个人的眼神应该淡漠而犀利,不应该是麋鹿一样柔和;那个人应该是淡淡的叫自己的名字“路明非”,而不是叫自己“哥哥”……


“这TM算怎么一回事啊!”路明非有些火大。之前那种找到楚子航的喜悦已经渐渐消失了,他不得不接受楚子航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叫做楚子航的事实。

“你还要坚持吗?”诺诺突然问了一句。

“当然了。”路明非想也不想,“我不可能让自己忘记他。”

“如果,那个叫做楚子航的人真的不存在呢?”

“不可能。”路明非的眼底隐隐有金色流淌,“他肯定存在。如果有谁想要抹掉他,我就干掉那个人。”

诺诺一愣,轻轻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路明非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衰仔了。就算是他在自己面前还是以前的样子,但不可否认,现在的路明非和以前真的不一样。

或许不是路明非变了,而是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换句话说,他们从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路明非。


路明非看着车窗上诺诺的倒影,心思却已经飞了。

他第一次感觉又安心又焦虑。楚子航回来了,可是那又有什么用?那个人已经不是楚子航了!

那个人叫什么鹿芒。

那楚子航呢?他在哪里?

他是不是还在那个角落里等着有人找到他?


不,那个人就是楚子航。心底的声音告诉路明非。

只不过是失去了记忆的楚子航,是失去了利齿的猛兽。现在,该自己保护他了。吃了那么多苦,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自己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吗?

是的,该自己保护他了。


“师姐,”路明非突然扭回头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他恢复记忆。”


我不接受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实,我不接受没有人记得你的事实,所以我费尽心思来找你。

同样,我也不接受你叫“鹿芒”的事实。


因为你是楚子航,独一无二的楚子航。

只能是你,也只会是你。

评论(2)
热度(51)
© 言若有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