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者迷,过犹不及

【韩叶】《灼光》 肆 罪与过

不是每章都有CP请注意,有些就是走剧情。独立TAG《灼光》。

前文点我:

零 烟尘落      叁 君莫笑

《灼光》

肆   罪与过


H市,边城荒地。

大漠孤烟缓缓降落在荒芜的地上,满地碎石子咯的人脚底板有些不舒服,到处是乱石杂草,黄沙被狂风吹起给天空遮上一层土色纱巾。

这地方,真的是不愿意踏入半步啊。坠落在这种地方,钢铁侠也活不了啊。大漠孤烟腹诽,掀开胸前机甲盖让韩文清离开机甲,暗自摇摇头。也不知韩文清到底在想些什么。况且,这种地方指不定有变异生物,希望能护他周全。要是韩文清再出事,联军恐怕会有大麻烦。

韩文清轻轻跃出驾驶室稳稳落在空地上,堪堪避开碎石子没让扭到脚。举目四望,一片荒凉,丝毫不见生气。明明是在H市外延,却与H市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截然不同,仿佛是在两个世界一般。

“确定是在这里?”韩文清回头看收缩回正常形态的大漠孤烟。比起机甲态时的庞然大物,正常态时的普通男子看的明显更加顺眼。

“肯定是这里没错。”大漠孤烟整整衣服迈步走到韩文清身边环顾四周,肯定地点点头,“我们机甲定位系统是互通的,我的系统没有问题,检测到一叶之秋就是在这里没错了。就在咱们现在降落位置的前面。”

坠落在这里……韩文清咬紧后槽牙捏紧拳头,一言不发大步朝前方走去,留给大漠孤烟一个被风沙笼罩的背影。

这人……大漠孤烟愣了片刻小跑几步赶上,本想和他并肩同行却在三步远的地方缓缓停下跟在了他身后。

不知为什么,大漠孤烟觉得,这个时候韩文清是想一个人静一静的。

年纪轻轻便投身战场,Q市军民的安危都压在他肩上。好容易有了心意相通之人现在那人生死不知。那挺直的肩背,似乎近来都被压弯了不少。

但愿,他不会有事。


H市,兴欣联络站。

陈果站在床边看着床榻上依旧昏迷不醒的男子,眉心紧蹙:“这可怎么办?这还能救活吗?”

不是陈果悲观,只是情形实在不好。昏迷不醒,浑身上下沾满尘土和已干涸的血迹,本应该做些基本处理却没人敢动他,生怕再加重他的伤势。

“这么干耗着也不是办法。”唐柔眉心微蹙,但她此时也不知该怎么办。人命关天,更是不能乱来。

医生,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关键是找医生。但是又有哪个医生能医得好这人?能把这人从鬼门关带回来?

所有人都在脑海里搜索着名字,又都一一划去,没人注意到站在一边的乔一帆手握紧了又松开,眼底满是犹豫之色。

他可以找到医生,但那也意味着不愿意回忆的过往;一旦勾起就再无法忘记的过往;写满了失败与被抛弃的过往……。

可是……人命关天,不能不管,若是因为自己不愿面对往事就不管不问,岂不是辜负了那人的教导?

到底……该怎么做……乔一帆垂眸,咬紧下唇,轻轻闭眼长出口气,两只手握的用力,几乎要把指甲嵌入肉中:“老板娘,我…我能找到医生。”


H市,边城荒地。

韩文清没想到在这里还会见到这些人:

陶轩,刘皓和苏沐橙。

苏沐橙不用说,他知道她是来找叶修的。看她没精打采的模样和浓浓的黑眼圈就知道她这几天绝对没有休息好,说不定一步也没离开这里。如此对比下,神采奕奕衣冠整洁的其他两人简直让人厌恶。

“你好,韩将军。”陶轩先挥挥手和韩文清打招呼,一派亲和悠然。

“你好。”韩文清点点头,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甚至连往那边走一步都不愿意,仿佛就是在大街上见到一个陌生人一般。

大漠孤烟挑挑眉,见怪不怪。若是韩文清真的往那边去了他才会奇怪。韩文清这人,是不会恶心自己的。

“就是这里了?”韩文清偏头问大漠孤烟,语气神态自然的仿佛根本没看见嘉世人脸上的笑容。明明该伤心的人现在却笑的如此开心,真是让人不爽。

大漠孤烟压下心里的不爽点头:“是了,肯定没错。前方七百米左右。”

“好。”韩文清同样是点点头,回应的极其简单,“走吧。”说着迈步走向正前方,甚至没有再看嘉世人任何一眼。大漠孤烟回头扫了嘉世那边一眼,正好对上陶轩依旧友好的笑容,耸耸肩翻了个白眼,扭头大步跟上韩文清朝正前方走去。

嘉世的人没有跟上来,这是在韩文清和大漠孤烟意料之内的。因为再往前走就是无人区,换句话说,死亡禁地。即使是苏沐橙都没忍心派沐雨橙风往这边走,因为在这里,危机重重,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再也回不去。

这个险,本不该霸图主帅韩文清来冒。但是,也只能他冒。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霸图的军规,也是韩文清的风骨。


B市,某住宅。

从H市到B市并不需要多久,在发达科技的帮助下,乔一帆只用了十分钟便站在了B市。

从站在这间住宅门口开始他便一遍遍告诉自己,自己是来求医,其他的一概不要想。那个人从门铃响起后用了多长时间出来乔一帆就告诫了自己多长时间。

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

“一帆?”方士谦揉着稀松的睡眼开门时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这个孩子不是早就离开微草了吗?怎么会站在这里?

“前辈…我…”乔一帆也愣了一下,他实在没有想到方士谦会穿着睡衣来给他开门,还是,恐龙连体睡衣。要不要待会儿再拜访给前辈留一些换衣服的时间?乔一帆为难的琢磨。

“来了就进来吧,让你久等了。我退伍之后一直喜欢睡懒觉。”被温热的夏风一吹,方士谦也清醒了。冲着后辈笑了笑侧身给他让开路方便他进门,有些尴尬的解释着自己的状态。

“那就…麻烦前辈了。”乔一帆笑的腼腆,低着头赶紧进门,没好意思再看穿着哥斯拉睡衣的前辈。

方士谦的目光一直跟着这个有些害羞的孩子进了门,不由得想起在微草才见到他的样子。

【“前,前辈好。我是乔一帆,新加入微草,以后请多指教。”少年拘谨的鞠了个躬,耳朵尖儿蔓延着红色。

“没事儿。以后有事儿了找我就好。”方士谦看着腼腆的少年笑了笑,开玩笑的指指站在远处的王杰希,“看到那个人了吧。他可严肃呆板了,一点儿也没有我好玩。”

“啊?啊,是吗?”乔一帆疑惑地看着远处正在指导微草军营训练的王杰希,有些不敢肯定。

“对啊,以后跟着我混!”方士谦笑的爽朗。】

历历在目。

恍如隔世。

自己早已退役,而这个少年也因为不适合军队被微草放弃。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做事。

“一帆,你现在在哪里啊?”方士谦带上门悠闲地从客厅走过,一面示意少年坐下一边去给少年倒果汁,回头看了正不知所措的少年一眼。

“啊?我吗?”乔一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叫自己,“我在H市兴欣联络站当联络员,每天也很开心的。”

“是吗?”方士谦笑着眨眨眼,心里有些遗憾这个好苗子被埋没,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端着果汁递给乔一帆,自己端起一杯抿一口,“这次来找我什么事儿啊?”

“嗯…”乔一帆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措辞。半晌才抬头对上方士谦的眼睛,“前辈,我是来麻烦你帮我救一个人的。”


H市,边城荒地。

大漠孤烟扛着系统损坏的一叶之秋从无人区走出时,一眼对上苏沐橙焦急的目光,毫不意外的眨眨眼。

那是无人区,苏沐橙着急,却不敢让沐雨橙风进去。因为那个地方的危险实在太大,只有她和沐雨橙风不一定能应付得了。嘉世的这些人,根本不会和她一起去。

“苏小姐,好久不见!”大漠孤烟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朝苏沐橙挥了挥,咧开嘴笑笑,意思是让苏沐橙过来。

苏沐橙也是聪明人,笑着小跑几步过去,目光却片刻没有离开一叶之秋。几乎是才到他面前就开口问韩文清:“韩将军,叶秋……”

“只找到了一叶之秋,叶秋他……”韩文清顿了顿,好像是在给自己时间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苏沐橙眼里那抹光亮顷刻间熄灭,只剩下空荡荡的黑暗,机械的重复着韩文清的话。

韩文清此时也没什么好情绪,垂眸看地不再说任何话,只留下大漠孤烟和远处没有跟过来的沐雨橙风眼神交流。

从始至终,无论是人还是机甲都没有多看其他两人一眼。

但是即使你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来找你。

陶轩看到苏沐橙跑向大漠孤烟,立马迈步跟随,没有听清韩文清说了些什么,只能含笑问道:“韩将军没事儿吧,那无人区可是危险。”

“没事。”韩文清抬眼看他,眉心微蹙,看到陶轩的笑容时脸色立刻阴沉的要滴出水来,眼神暗了暗扫过陶轩和刘皓,“你们嘉世的人不会探测不到一叶之秋所在吧?为什么耽搁了这么久都没有去找?”

“那是无人区嘛,已经失去了叶秋,嘉世也承担不起再大的损失了。”陶轩脸色笑容不变,言辞温和好像说的句句都是真话。

“是吗?”韩文清冷笑一声,眼神凌厉的像淬了毒的刀子,“我倒想问问,叶秋是怎么出事的?你们不去找他,是不能,还是不想?”

“韩将军这是哪儿的话?叶秋是我们的主帅,我们怎么会不想去找他?”刘皓弯弯腰没敢去看韩文清的脸色,“叶秋是在执行侦察任务时不小心惊动了捕食者被击落的,坠落在能量罩上。机甲能保存的这么完好都是个奇迹。”

“不小心惊动了捕食者?”韩文清眉头几乎要拧出“川”字,“这理由你觉得谁会相信!”

“可是…这确实是事实啊。”

“哼。”韩文清冷哼一声,看都不愿再看两人一眼,擦着两人肩膀大踏步朝前走去,只给了苏沐橙一个安慰的眼神,“你们好自为之!”

大漠孤烟扛着一叶之秋耸耸肩,几步跟上韩文清,恢复机甲形态为韩文清打开驾驶舱。韩文清踏上驾驶舱的瞬间,大漠孤烟就像是害怕粘上脏东西一样一刻不停地起飞离开。

在再这两个人中间多呆一秒就要忍不住吐出来了。大漠孤烟嘴角抽搐。也真是辛苦沐雨橙风和苏沐橙了。

韩文清坐在驾驶座上,嘴唇和下颌几乎紧绷成一条线,一言不发。直到信息系统传出响声:

韩将军,三天后H市转交咖啡厅见面,我告诉您我知道的全部真相。——沐雨橙风。

“老韩,要去吗?”大漠孤烟没敢私自回复,征求韩文清的意见。

韩文清沉默着,几乎在大漠孤烟以为他不会去的时候缓缓开口:

“去。我要为他讨回公道。”

评论(2)
热度(40)
© 言若有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