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者迷,过犹不及

【韩叶】《灼光》 叁 君莫笑

因为还是主要走剧情,不是那种每一篇都会有cp出现,所以就拿《灼光》弄一个独立TAG,方便走剧情了。

这张赶时间,有些短小,以后会修改。

零 烟尘落     贰 议事厅


叁 君莫笑

迎风布阵敢发誓,自己见过最二缺的事情就是自己胡子拉碴的操作者趴在桌子边和一个穿的花花绿绿扛把破破烂烂的伞的机甲大眼瞪小眼。而自己坐在悬浮床的床沿看着两个人相互瞪着。

真无聊。

迎风布阵伸手托住自己的下巴,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倒是说句话啊,别搞得这么像负心汉和被负心的怨妇一样呗,多大人了还搞什么“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喂,”不负重望,魏琛坐直了往后一靠,舒舒服服的躺在靠椅上打量机甲,“你谁啊?干嘛来兴欣?”

“那你呢?你是个机甲师,干什么在兴欣啊?这里不是联络部吗?”机甲不怵他,歪歪头反问。

“你懂个屁!”魏琛大手一挥,根本没有任何被问住的尴尬,语气坦然,“我这是守护兴欣的和平!”

“哦——”机甲拖长了声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眼神无辜,“那我也是来守护兴欣和平的啊,我助你一臂之力,你还不得谢谢我啊?”

“哎,我说你这个机甲,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真tm像啊!要不是你是个机甲,我都以为你是那个人的私生子!”

“嘻嘻,”机甲突然咧嘴笑了笑,歪歪头盯着魏琛,“魏老大你可不要乱猜哦,万一猜对了,对你的心灵是有损伤的!”

???迎风布阵瞬间觉得有些不对。

这机甲为什么会知道魏琛是谁?第一次见面就用“魏老大”这个称呼?太过于亲昵了吧。而且,和那个毛头小子有些像啊……

迎风布阵疑惑地看向魏琛,在他脸上看到了同样的表情。

不,不很一样。

自己只是疑惑不解,但魏琛眼眼神里,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凝重还有……

慌乱?

迎风布阵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怎么可能是慌乱呢?什么理由能让他慌乱起来?“魏老大”三个字,是什么禁区吗?


“说吧,你是谁?”只消一刹,魏琛已经恰到好处的掩盖住自己眼底的慌乱和凝重,手往后脑勺一扣,两只腿交叠着随意翘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机甲,“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我已经什么都没了,不在乎。”

迎风布阵突然心头一颤。

他知道魏琛说得出就做得出,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让人惊奇。

不管魏琛在哪里,不管魏琛退役了多少年,不管魏琛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但是那个杀伐果断指挥千军万马的人从没有变。

说到底,那个灵魂,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从未老去。


Q市,霸图。

大漠孤烟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闭目养神的男人,有些奇怪的挠挠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韩文清有什么心事,不愿意和任何人说的心事。

肯定是关于叶修,但是到底是什么事儿?大漠孤烟在心里琢磨。或者说,不是因为叶修?但除了叶修,谁还有让韩文清担心的本事?

真让人头疼……大漠孤烟有些发愁。

要是自己不是AI就好了,这系统里根本没有关于人类的感情解析啊!谁知道他们天天都在想些什么?这东西也忒难琢磨了吧!

“大漠。”韩文清突然开口,没有睁眼看他,“问你个事情。”

“啊?哦。”大漠孤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韩文清是在喊他,“怎么了?”

“张佳乐认识吗?”韩文清问。

张佳乐……大漠孤烟皱眉,在系统里搜索有关张佳乐的资料。

张佳乐这个人他是认识的,也算是韩文清的老朋友,和狩猎者全面开战一年后突然叛逃,带着百花缭乱从此音讯全无,名字至今还挂在联军黑名单的首位。

突然间提起他,是什么意思?

“认识啊,怎么了?”大漠孤烟思考了一下决定听韩文清怎么想,“怎么突然就提到张佳乐?”

“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了。好歹也是霸图的人。”韩文清长长地出了口气没了下文。

好歹也是霸图的人……不知为何,大漠孤烟从这句话中听出了那么一丝丝落寞和不甘。

可能,是错觉吧。大漠孤烟挠了挠头不再去细想,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去解决:“韩文清,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准备一下,咱们下午去H市实地勘察。”

“啊?你还真亲自去?”大漠孤烟皱眉,“那地方……”

“你怕了?”韩文清侧头看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撇嘴:“我什么时候怕过?”

“那就好。”韩文清点头,右手在身侧攥紧:

叶修,等我。


H市,兴欣联络站。

机甲一屁股坐在桌面上,顺手把伞放在桌面上,歪头看看魏琛,嘿嘿一笑:“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

“我知道你叫魏琛,是G市守军蓝雨的创始人。三年前退伍之后再无音讯,留下了机甲索克萨尔,培养了眼里的利剑黄少天和蓝雨的基石喻文州。”

“蓝雨众人寻找你多年,没人想到你来了这里。”机甲说着顿了顿,抬头和魏琛对视,“是吧,魏老大?”

“你是谁?”魏琛不答反问。这个机甲的驾驶员,一定是自己原来认识的什么人。

“我啊……”机甲低头摆弄手里的伞,“我叫君莫笑,我的主人叫叶修。就是里面躺着的那个家伙。”君莫笑指了指地板,底下正好是那件屋子。

“叶修?”魏琛皱眉,这个名字从没有听说过,不可能是他的老朋友。

“哦,忘了。按你们的称呼,该叫他——”

“叶秋。”

评论(4)
热度(51)
© 言若有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