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者迷,过犹不及

【韩叶】《灼光》 壹:兴欣联络站

主要还是走剧情啦,节奏缓慢ing。还会有其他cp,出现的话会在一开始标号的。写大纲写到升天,这辈子不想再爱了……

本章,魏果,韩叶。


前文点我


壹:兴欣联络站

陈果一年前送的闹钟在被魏琛摔了无数次之后,还是坚持而顽强的每天早晨在魏琛耳朵边上嚷嚷着“魏琛起床魏琛起床”,魏琛也每天嘟嘟哝哝抱怨却又乐此不疲的半闭着眼满屋子追着闹钟跑,最后总是以一个虎扑把闹钟摁在地上告终。

每一天都是这样,今天自然不例外。

魏琛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大背心,光着脚从地上爬起来,手里拿着安静下来仍然在对自己做鬼脸的闹钟,顺手把它放在桌子上,踮起脚从自己的悬浮床上够下自己的红色外套——兴欣的工作服随意地往身上一披,弯腰找自己的鞋子。

“老魏你找啥呢?”本来在桌子上立着的小型机甲不知何时恢复了正常形态,一个和魏琛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裹着黑紫色的法袍,手里形似手骨的法杖紧紧握着,靠在桌边观察光着脚在地板上跑来跑去找鞋子的魏琛。

迎风布阵,魏琛的机甲。

“睡了一觉起来鞋子丢了,你说邪门不邪门?哎哎,你也帮忙找找呗,赶紧的!不然老板娘又得亲自上来拽我。”魏琛猫着腰掀开地上的浅棕色毛毯,凑近了去看地上,也不管可不可能放在地毯下。

“邪门个屁!”迎风布阵扯扯嘴,低头看向桌子底下安安静静躺着的运动鞋,抬眼看看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找鞋子的魏琛,在告诉他和不告诉他之间犹豫了几秒,还是选择了前者,“你鞋子昨天放桌子底下了你都不记得?粉吃多了脑子糊住了吧!”

“滚蛋!你TM才吃粉吃多了。”魏琛麻溜的从地上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弯腰伸手从迎风布阵脚边拎出鞋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往脚上套,一边使劲蹬着脚一边瞅迎风布阵,“我觉着就是你给我放桌子底下的。”

“……”迎风布阵愣了一下,随即白眼一翻,抽抽嘴角,沉默一下回头看看闹钟决定岔开话题,“老魏,友情提示,你要迟到了。老板娘的狮吼功正在朝你招手。”

“靠!找鞋子找的我都忘了这档子事儿了。”魏琛终于蹬上鞋子,手在地上一撑站起身拍拍裤子,大步朝门口走去,伸手拽开门把手。还没来得及和迎风布阵说话,楼底高分贝的女声已经响起:“赶紧让开赶紧让开!都想要回炉重造呢是吧!”

魏琛挑挑眉头,一脸镇定的回头看了迎风布阵一眼,门都没关抬脚就往下跑,急火火的去看陈果这是在干什么。一般能让老板娘一大早就高分贝发声的,除了来了新的通讯设备就是楼下那帮小飞机又来回乱窜了。

一说这个魏琛就想要吐槽兴欣联络站的布置。空荡荡的大厅全部让给了传递消息的AI纸飞机,一下楼就能看到满屋子纸飞机在空中以不同弧度和角度乱飞。往里走是敞亮的里间,正对着的是通信室,和外星生物开战后的各种信息都从这里发出,右边是厕所,左边三间都是用处几乎相同的屋子,让人欣赏向往的厨房在里间的最左边。几乎没走几步就能碰见智能机器人,为数不多的人类也就是老板娘陈果,自己,唐柔,乔一帆和不爱说话的莫凡。这TM到底是机器人基地还是人类的信息联络站啊!

魏琛还没走到最后一级台阶就听见楼下各种脚步声纷杂且焦急,探头往下看了一眼,正好和陈果对上。魏琛也没觉得尴尬,抬手闹闹后脑勺咧咧嘴:“老板娘,啥情况?”

“小乔捡了个人回……赶紧让开!再不让开给你们回炉重造啊!”陈果伸手指向门口,还没回答完魏琛就因为转头看到面前一片乱飞的纸飞机发了脾气,“小心我给你们关了机今儿个都给我停工!”

魏琛听着陈果吓唬纸飞机的话笑了笑。这样的话,好像听到过很多次了。每次这个热情泼辣的女人都只是嘴上说说,从来没有把这帮东西回炉重造过。这帮飞机也就是摸住了陈果的脾气才敢每天这么放肆啊。

“哎,我说你们……”魏琛才开口就刹了闸,注视着从门口匆匆跑进来的乔一帆和莫凡,两人一前一后抬着担架,顾不上抬头看楼梯上的魏琛向着里间跑去。魏琛扫了一眼担架上的人,浑身上下灰扑扑的,衣服也有些破破烂烂,到处是血迹干涸后的暗红色,看的魏琛心里一慌赶紧移开视线。

为什么感觉这个人自己是认识的?

可能,是错觉吧。魏琛摸摸自己脑后的头发,摇摇头在心里安慰自己,眼神再次转移到陈果身上,倚着最后一级台阶边上的栏杆看着陈果小跑着跟在莫凡身后往里间跑。

算起来,今天是自己在兴欣满一年的时间。也是一年前,自己认识了陈果被她带回兴欣当联络站的通讯员——一份与机甲师毫不沾边的工作。虽然每天无趣了一点,但还是可以糊口。

更何况,如果不是陈果,自己早在一年前飞船失事的时候就死在H市的大雪里了,哪里能和陈果插科打诨地相处在一起?


【H市的雪天,总是很难见到,可每次如果下开雪就漫天纷飞,难以停止。时不时刮过的寒风总是载着风中的雪花旋转,仿佛合跳一支华尔兹。顺带卷起地上几乎没过脚踝的积雪,为华尔兹添加背景板。

魏琛蜷缩在墙角,冻得青紫的嘴唇止不住的颤抖。这是魏琛离开蓝雨的第三天,是飞船失事的第三天,也是魏琛缩在墙角忍饥挨冻的第三天。

再这么冻下去,好不容易从飞船上捡回的一条命都要折在这里了。没死在飞船失事中,反倒是被冻死。真TM窝囊!魏琛哆嗦着,脑子里的念头居然还是这样死在这里忒没面子了。

备战时期,这样不明不白死掉的人数不胜数。即使是魏琛,如果死在H市,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

生命在战争中,向来一文不值。

“哎,你要喝粥吗?”突然,清脆爽朗的女声在魏琛耳边响起,宛如一道明亮的闪电劈开重重黑暗一般,给人带来一瞬间的光明。虽然只是一瞬,但对于在黑暗中的人而言,足够了。

“……粥?”魏琛敏锐的捕捉到关键词,用力抬起头去看面前的女子。高马尾,眼睛明亮闪光,整个人透着一股子说不上来的爽朗,让人一看就很容易安心。

“对啊,粥。”女子把手里的瓷碗递上,搪瓷粉边的勺子静静地靠着碗沿,不声不响,让魏琛莫名有一种被注视着的感觉。“哦,忘记说,我叫陈果,兴欣联络站的负责人。”陈果伸手指向边上的兴欣联络站,“他们都叫我老板娘。”

魏琛没有搭话,接过瓷碗就着碗边就开始往嘴里倒,勺子因为碍事也被魏琛用右手大拇指摁在了一边,没法在碗里乱转。

这人要是饿急了,不管是什么都会吃的。这是魏琛喝粥时唯一的感受。在蓝雨的时候大厨做的饭不知道比这好吃多少倍自己都没有这么想吃过,如今却被这一碗粥引得馋虫都出来了。

一时间,雪地里只剩下魏琛“呼呼”喝粥的声音。

“老板娘啊,”魏琛咽下最后一口粥,本来浑身仿佛被抽了骨头现在却精神焕发,抬手擦擦嘴边看向陈果,顺手把瓷碗递了回去,“我叫魏琛,流落到H市的。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后我魏琛就是老板娘你的人了!”

“喂喂喂,你话别乱说啊!我恋爱还没谈过呢,什么叫你就是我的人了!”陈果不买账,下意识结果瓷碗重魏琛瞪眼嚷嚷,“说话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是是是,老板娘说的都对,我正经,我很正经。”魏琛嬉笑着给陈果保证,竟然也有那么一丝丝让人相信的欲望。

“你要是没别的工作的话,就去我的兴欣联络站吧,正好缺人手。”陈果端着碗离开之前,又给魏琛指了指兴欣联络站的门面。

连魏琛自己都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会真的去兴欣。

反正,人做事,一般都是不需要理由的。】


“嘿,老魏,想什么呢你?有YY人家老板娘呢?”忽然,迎风布阵欠兮兮的声音把魏琛从回忆里拉出来。魏琛偏头往肩膀上一瞅,伸手按住迎风布阵的头就把他按了回去。

这货什么时候爬到自己肩膀上的自己都没感觉到,真是回忆的太入迷了。魏琛按着迎风布阵考虑这个问题,一副“岁月不待我”的表情,遗憾的摇摇头。

“老魏啊……”迎风布阵含糊不清的喊了魏琛一嗓子,因为被魏琛按住声音有些发不出来,只能伸手拽拽魏琛的食指,“你看对面柜子……”

本来想让迎风布阵闭嘴的魏琛下意识抬头看向迎风布阵口中的柜子,下一刻就瞪大了眼睛——

在柜子顶上,一个扛着伞的机甲正趴在柜子顶上低头往下看着!


Q市,霸图,韩文清办公室。

小化的大漠孤烟平趴在办公桌上睁着孩子似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正在低头翻看报告单的韩文清。不同于人类,小化的机甲眼睛纯粹是黑色,没有任何白色的部分,水灵灵的让人想要捏捏脸。

韩文清没有抬头,任凭大漠孤烟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不动如山。

“真无聊。”大漠孤烟撇撇嘴在心里随意地吐槽了一下自己的操作者,想起上次石不转和自己吐槽张新杰有多冷静严谨以及——没意思。

“吓都吓不到他,太无聊了啊!”石不转绝望翻白眼的表情和无奈的语气让大漠孤烟记忆犹新并且每次看到张新杰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想起。

霸图有这么两个人,简直是家门不幸啊!大漠孤烟的目光勾勒着韩文清棱角分明的脸庞,轻叹口气摇摇头。

“你看我做什么?”在大漠孤烟叹气的瞬间,韩文清抬眼看向大漠孤烟,眉心微蹙,眼角上飞成一记凌厉的眼刀,硬生生让大漠孤烟把没完了的叹息憋了回去。

“没,没事。”大漠孤烟心虚的扯出一个笑容,“我就是看看你。”说完大漠孤烟就后悔了,这么抒情又毫无营养的话自己是怎么说出来的啊!忒丢脸了!

“怕我出事儿?”韩文清没在意大漠孤烟瞬息万变的心理反应,也用同样的方式看着他,语速说不上缓慢可是在大漠孤烟听起来却比平时慢了很多,“新杰让你来的?”

“不是,我这不是担心你嘛。”大漠孤烟从桌子上站起来往前走两步伸手抱住韩文清的鼻尖,对着韩文清黑白分明的眼睛眨眨眼。小化的机甲就这点好,撒娇卖萌根本不愁的!

“……”饶是韩文清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破天荒的没有把大漠孤烟扔下去,“我没事儿。”

大漠孤烟松开手退后两步,一副狐疑的样子上下打量韩文清,末了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我能信吗?”

……韩文清第一次觉得,这个机甲可以回炉重造了。

大漠孤烟见韩文清不说话,干脆盘腿往韩文清面前的资料上一座,鼓起腮帮子和韩文清对视:“老韩,你知道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很像个小媳妇吗?要我说你别担心但是也别放弃,照顾好自己才能找叶修啊对不对?”

“知道。”韩文清点点头,眼神却飘向窗外,透过Q市层层叠叠状似鱼鳞的云,看向不知名的远方。韩文清明明就在对面,可大漠孤烟突然觉得韩文清的声音很远很远,飘忽不定,还有些模糊。


“我要是放弃了,就没人能带他回家了。”


———————————————————————————————

传送门

零 烟尘落

评论(5)
热度(48)
© 言若有风 | Powered by LOFTER